【心情文章】此情可待成追忆

发布时间:2012-07-14 类别:心情文章
  傍晚的时候,我一个人走在小区的石子甬道上,冬日的惨淡的夕阳斜斜的照落在我身上,路边枯黄的草坪中散落着几枚焦黄的落叶,落叶在微风的拂动下,偶尔地旋起,盈舞着。
  
  我一个地走着,思绪散淡,似在思索着什么,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思索。我不知道思索的理由,也不知道思索的由头,只是漫无边际的泛思,思绪一回儿跑到这儿,一会儿跑到那里。可是,我喜欢一个人这样的独步,也喜欢一个人这样的思索,喜欢在闹市里有这么一个人一个人独处和自由的时刻。
  
  我喜欢一个人。尽管我其实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。但是,有时候,我的确是喜欢一个人独处的。当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,当我漫无边际地一个人遐思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世界是我的,而我也是世界的。天地之大,唯我独尊。天地苍茫,余我独存。我往往就会有一种我一个人独享天下的感觉。
  
  生活中给我沉湎于个人心绪的时候不多,尘嚣甚上的时侯往往令人迷失灵魂。于是,我就喜欢这个时刻,就尤其珍惜这一个个归我独有的黄昏。
  
  当斜阳中最后一抹余晖斜照在我身上的时候,当我一个人在秋风扫落叶中感受着季节的变化,感受着自然界的大气磅礴的时候,我就会感觉到独处,其实是一个多么优美的时刻。因为它给我的是一个自由的空间,是一个可以放逐灵魂,驰骋遐想的时刻。
  
  冬日的凛冽的寒风并不能把我吓到,也不能将我击退。我常常希望是一个无畏无惧的人——一个不受自然、环境、时空左右的人!
  
  我在想什么呢?(平凡之人不敢说思索。思索是一件多么艰难而深奥的事。是那些思想者以及贤哲的事。)我只是散步以及发呆而已。发呆?对了,其实我只是在发呆。发呆也许不过是一件小事,是日常生活中一句琐碎、平常的话语,是白天工作中一个细节,是朋友间一句惯常的问候,但是,我的精神是自由的。此刻,我既可以驰骋天地,又可以蛰居一隅,我是我自已的主人。
  
  我是我自己的主人。我是这时间、空间的独尊。于是,我便可以冥思,想起大学里那个同桌的你,想起我们寝室里的一个个不眠之夜,一次次的欢笑与嬉戏。那一次次的促膝长谈,纯真的友谊连着我和你。于是,有关青春的怀想,在这个久违的,特有的黄昏的时刻,以一种独特的方式闯入我的脑海。我也想起了我那一次的远游。哦,是了,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我们市里“驴友”们的“自虐”活动。那是怎样一次自我极限挑战的活动呀:由于劳累,也由于路途的遥远与艰辛,我累的直打退堂鼓,娇气的只想哭,最后是在朋友和“驴友”的鼓励和帮助下,我才“战胜了自我”,终于走完了艰苦卓越的后山穿越活动。于是,我有此便爱上这种“驴行天下”的活动。如今,我已经算是“驴友”发烧友了。尽管我是多么不喜欢这个词汇。
  
  风,在微微地吹,给人阵阵寒意。裹紧大衣,寒风扑面,却有一种畅快淋漓之感。是的,我是喜欢这种自然界的赠与的。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个能感受自然的人,但是自然界的任何变化、每一个的自然的季节更迭都能给我带来很深的感触与感慨。但是,我是更喜欢秋季与冬季的,因为这是生命的沉沦与更迭的季节。这个时候,往往有些东西在消亡,而有些生命在诞生……
  
  时间是一条带走时光和记忆的小河,它如同沉落在山那边的夕阳,带走一些生活的记忆,却带不走那些岁月的刻痕。那刻痕是印记在我们心灵深处的记忆与温馨。
  
  望着湖畔的碧水,它在微风中泛着涟漪。我知道,时间是冷漠的。春去秋来,花谢花开。无可奈何花开落去,春来亦会去,月圆亦会缺。如此地年复一年,繁花绽放,雪花纷飞。太阳早生西落,唯一不变的是我们恒久的情怀,我所感谢的唯有生活的赐予,唯有得失的意义。
  
  “逝者如逝夫”,圣人的感慨,其实不仅仅是生活的无奈,更多的还是生活的变换与感怀。“此情可待成追忆。”当若干年后的一个黄昏,我们再一次在此散步的时候,当我们再一次旧地重游的时候,当我们偶尔回想起这一个黄昏的落阳夕照,湖水波光磷磷的时候,我们其实会感觉——那时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