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心情文章】像海不曾怀疑天的蓝

发布时间:2012-05-29 类别:心情文章
  忍不住让孤单变成一种习惯。信手拈来一丝落寞,贴在爱的邮票上,从此千万里江山走遍,在少了一颗星的夜晚,捎去几许怀念。——题记
  
  (一)
  
  “如果有天我们湮没在人潮中,你一定要努力找到我。”说这话的叶彤还甩着两道长长的鼻涕,她根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,可豆芽却狠狠地点点头,两个人还打了勾勾,约了一百年不变。
  
  那一年,她七岁。
  
  一天班会,叶彤当上了班长,豆芽就是跟班。他为矮小的叶彤搬作业本,打长城时丢沙包,跳皮筋时当木桩……叶彤有时也犯嘀咕,豆芽怎么那么听话呢,她不知道。她忍不住问,豆芽就笑了。叶彤很不解,大呼他傻瓜,他竟认了。
  
  洋是豆芽的同乡,也是叶彤的好朋友,平时一起上学,一起回家。叶彤和豆芽说,以后在学校要保护她,不许抢饭吃的。豆芽很惊讶,也默认了。叶彤笑了,那是征服的快感,在班里,她可以随便欺负任何人,有豆芽护着,她放肆的快乐。
  
  转眼到了读初中的年纪,叶彤和豆芽成了死党。一起读书,一起游戏,一起回家。学校离家很远,于是,仅比他大一岁同样瘦小的豆芽成了地道的车夫。起初叶彤还怕流言,后来也就释然了,奔走二十五里的代价远远高于那些唾沫星子,她不安分地坐在后面,扯着她那些自以为是的小计昼,豆芽一直微笑着倾听,默默不语。
  
  又一次年级统考,叶彤依旧是第一名,豆芽却排到了倒数。豆芽一直不爱学习,这让叶彤很头疼。她决定给豆芽恶补功课。
  
  班里渐渐有了动静。有人议论叶彤和豆芽有关系,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叶彤听到了,根本不以为意,她们是死党,是拉过勾勾的好朋友。谁在乎呢?
  
  叶彤是学校的风云人物,无论大考、小考、奥赛总能拿奖,豆芽却一直默默无闻。
  
  他们都一样,一样的坚强,一样的善良。叶彤还是那么任性,只是学会了骑自行车,回家的时候,再也不用豆芽载着。豆芽长得结实了,办事也更加干净利落了。在叶彤眼里,他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。
  
  豆芽也听到了流言,他只是笑而不语。叶彤心里很复杂,每每看到别的女生和豆芽亲近的时候,她会突然把他叫到身边,形影不离。她说不明白,也弄不懂,那个年纪,他们之间的默契超越友谊,却又无关乎爱情
  
  对豆芽而言,叶彤变得更加霸道了,性格也愈加急躁,他知道,叶彤的变化,一部分缘于升学的压力,一部分缘于自己。只是他很清楚,他们的明天很模糊,以他的成绩只能上二流学校,而叶彤是要读重点高中的,豆芽不想成为她的牵绊。
  
  豆芽想慢慢疏远叶彤,可她又让他无法拒绝。叶彤依旧和他一起捉弄老师,一起翘课逛街,一起吃摊上的油炸臭豆腐……
  
  一次模拟考试,叶彤第一次跑出年级前十,老师郑重警告:还剩下一个月!却私下对豆芽说,离叶彤远点,否则叫家长。
  
  豆芽很听话。叶彤再想翘课的时候,第一次没有豆芽陪,她堵气不理豆芽,却在回家的路上哭了好久。
  
  (二)
  
  像人们料想的那样,叶彤考上了重点高中,而豆芽本可以通过关系进入同一所学校,可他却绝决地选择了外地的普高。
  
  那一年,她十六岁。
  
  叶彤伤心了,也许,豆芽是再也不想和她一起玩了。所以,他才选择离她那么远。
  
  十一长假,在回家的长途汽车上,叶彤看到了豆芽,她差点不争气地哭出来。她想问豆芽就这么一走了之算什么,朋友也没得做了,毕竟,她没有做错什么。
  
  终于还是忍住了。转念一想,就算他不走又怎样,他们的关系又算什么呢?叶彤无奈地苦笑着。
  
  汽车到站,两个人一起下车。没有相望,没有交流,转过身,大步离去。叶彤想,也许就这么错过了吧,也许错过就是永远吧,也许永远就只有一辈子那么长吧……
  
  心,愈加冰冷,就在眼泪即将夺眶而出的刹那,叶彤听见豆芽轻唤了一声,“叶儿,等我,我们一起走!”叶彤低低地应了一声,泪水就绝堤了。
  
  豆芽几步跟了过来,毫不犹豫地牵过叶彤的手,并肩往回走。叶彤忽然停住,怔怔的问一句,“你会陪我走多久?”像是自言自语。
  
  “妞儿,大爷想陪你走一辈子,好吗?”他扳过叶彤的肩膀,真诚的说道。
  
  “你说谎,当初你不是想摆脱我的吗?你走!走啊!”叶彤忽然失控吼道。由于太过生气,她有点胸闷。豆芽一句话也不说,硬硬地将她揽在怀中,任其又喊又打。现在的豆芽已长成玉树,追求者很多。他怎会看上毫不起眼的她呢?他自己也不知道,总之,她的任性,她的霸道,他只想一个人包揽,单单他一个人。
  
  他们一起回到读小学的校园。豆芽指着一株碗口粗的丁香树说道,这是我们合校那天种的,如今都这么高了。叶彤抬头盯着豆芽,顺着他柔和的目光,她看到树干上刻着一个小小的“叶”字,刹那间的恍惚,这家伙什么时候刻上去的。似乎猜透了叶彤内心的疑惑,豆芽悠悠地说道,记得那次春游寻宝吧,老师说谁最先找到宝贝就可以认领一棵树,并刻下自己的名字。叶彤当然记得,春游归来后,大家兴高彩烈地寻宝,结果自己只寻得一块橡皮擦,为此,她还和老师闹情绪哭鼻子了。豆芽接着说道,“知道我当初寻到的是什么吗?”他痴痴地笑着,“是你初学折纸时折的纸鹤,上面还写着‘我要与豆芽在一起,一生一世’,叶小姐,请问你知道什么是一生一世吗?哈哈哈……”叶彤脸上火烧般的灼热,恨不得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。
  
  (三)
  
  叶彤和豆芽的地下工作开始了。由于保密措施得当,并没有被父母发现。
  
  那一年,她十七岁。
  
  忽然连续几日被恶梦缠绕,梦中,总有一只带血的纸鹤翩翩而去,却在空中轰然支离破碎,散落满地碎屑。
  
  不怕,她安慰自己,豆芽就要回来了,她心里满满的期待。
  
  那天下午,同学说有辆客车同大卡车相撞,七死十三伤,叶彤特别紧张,算日程,豆芽这几天也该回来了。只是转念一想,豆芽一定会等姐姐一起回家的,就沉浸在豆芽归来的喜悦里。
  
  下课铃声一响,叶彤匆匆冲出教室去抢公共电话,迎头撞上一个人,她刚想发火,定神一看,是洋。她的眼睛红肿的厉害,像刚刚痛哭过的样子,嗓子也沙哑着,“叶儿,你听我说,豆芽走了……”
  
  “去哪了,不是说好来学校看我的吗?”
  
  她用手捂住胸口,叶彤只听见一句“出车祸的客车是回家的那辆”,后面就什么也听不到了。
  
  沿着墙壁滑下去,坐在冰冷冷的水泥地上。大脑一片空白,仿佛整个人的呼吸都停止了。不知道怎么回的宿舍,也没去上晚自习。一个人,紧紧的抓住被角不放,双手不停地颤抖着,她想,学校挨着的就是医院,操场的看台下面就是医院的太平间,豆芽应该躺在那里吧,他也像自己这样冷么,他还没吃我包的饺子呢,肯定肯定饿坏了吧。想着想着,叶彤忽然想起豆芽最爱吃的牛肉馅饺子,马上就要去买,被室友拦住了。她们都没有去上自习,是怕她想不开而出意外吧。
  
  “你们怎么不去上课啊,我没事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  
  “我饿了,我想吃饺子,让我出去!”
  
  “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,都说了,我没事!”她不停地说话。
  
  “如果难受就哭出来吧,会好受一点!”终于有人开腔了。
  
  “我挺好的,为什么哭啊,豆芽不过是晚来一会儿,我就在这等他!”
  
  这一等,就是一年。
  
  十八岁生日那天,叶彤定了最气派的酒店,请了一大帮朋友庆生。这一年来,分分秒秒,她心痛如刀割,生不如死。
  
  大家都说,叶彤的性情大变,成绩也好遭糕,只是她的眼泪何其珍贵,竟不掉一颗!
  
  酒桌上,叶彤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冰冷的扎啤,不知喝了多少瓶,只依稀记得朋友们给她唱祝福歌,《十年》、《比我幸福》、《让泪化作相思雨》……
  
  其实,叶彤的眼泪不金贵,它们淌在心底,更苦更涩!直到梦里见到豆芽,看着他大口大口地吃饺子,她心疼的问他饿坏了吧,而他却一言不发的时候,她都会把自己哭醒。
  
  多少次,睡梦里,她梦见自己被他拥入怀中,心手相依,梦醒后,只能抓紧冰凉的被角,无声的哭泣。
  
  多少次,睡梦里,她梦见自己与他林中漫步,喃喃低语,走着走着,他却忽然消失不见,梦醒时分,她连哭的力气都消失怠尽。
  
  多少次,睡梦里,她与他遥遥相望,却无论如何也摸不到他,梦是哭着醒来,那种绝望铭心刻骨。
  
  多少次,睡梦里,他与她执手相看彼岸花开,临行时眷恋地挥一挥衣袖,梦醒后,再见竟是再也不见。
  
  (四)
  
  “叶彤,做我女朋友好吗?”
  
  “对不起,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!”
  
  那一年,她二十二岁。
  
  也许,几年以后,她也会踏上红毯,做别人的新娘。心中,还是有那么一处柔软的地方,装着的,满满的,全是你。
  
  今生没有兑现的承诺,留给来生吧。下辈子,在做你的新娘。
  
  苍苍天涯,曾经匆匆聚首许下天荒地老;茫茫人海,怎奈悠悠羁旅终为他乡之客。如若为爱下一定义,也许世人皆难说清。亲人之爱至善,友人之爱至真,爱人之爱至纯。
  
  不论生者犹欢,逝者犹殇,人生在世,总要活着,总要有路过的风景,或甜或苦,亦喜亦忧,但凡经历过,必然动心,终将笃信,像海不曾怀疑天的蓝,浪花信任云的白。
  
  时到,花自开。而终点就在前方,明天的明天并不遥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