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伤感散文】彼岸花开,寂寞沧桑了伤

发布时间:2013-12-22 类别:伤感散文
  彼岸花开,寂寞沧桑了伤
  
  文/洛残
  
  ①
  
  时间转身的那一刻会是多久,一天.一年,又或者是一瞬间.这些都和自己无关.血红色的月亮恒古不变的挂在极北的天上,目测不过三丈,这些都是九幽独有的景物.
  
  阴间无甲子,或许转身就是另一个千年,他没有前生,没有来世,守护在忘川河前的一个鬼差.每日都在与漫天飞舞的魂魄游走在忘川河前.
  
  三生石前照不出来生前世,生死簿上没有名册,即使是阎王面对他时也只有苦笑,自有记忆的那一刻,脑海中这是第一个笑容.
  
  地狱很恐怖吗?第一次看到鬼差拖着一个不肯走的灵魂经过忘川河前时他不禁疑问.这个问题没过多久就被抛在脑后,他被安排在忘川河前当鬼差,主要工作就是防止刚入地狱的灵魂经过这里时逃脱.
  
 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,忘川河前面的花开了三次,每次花开的时候都是那么鲜艳夺目.第一次花开,他摘一朵细闻花香,却在不经意间听到一个凄惨的传说.(散文网:www.sanwen.net)
  
  第二次花开,他躺在花丛间,仔细聆听每朵花间的故事.每朵彼岸花的背后都有一段肝肠寸断的故事,每个花蕊的的主心都困住一颗不甘忘记的灵魂.
  
  第三次花开,他坐在三生石上发呆.他,想拥有记忆……
  
  一千年是多久,一百个十年?十个轮回?还是单纯的一季彼岸花开.或许,没有记忆,没有来生前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……
  
  ②
  
  时间,可以让人学会很多.他学会了沉默,学会了沉思.每日在相同的地方静静的发呆,沉睡.
  
  第四次彼岸花开,远方鬼差带着一只女鬼走近,女子,一袭白衣,仿佛是个不食烟火的仙子.女子身边环绕着很多哀伤的气息.他突然有点心疼感觉.那种感觉是如此熟悉.她在踏上奈何桥时回头,眼中布满了思念与绝望.有那么一瞬间,他感触到那种忧郁的气息掺合着彼岸花的花香直刺心房,续而充满了整个忘川河.
  
  地狱有十殿阎王,每个职位所掌管的领域各不相同.四千年间,彼岸花开了四次.他逛遍了整个地狱.他不厌倦地狱,把漫天飞舞的魂魄当作是一道风景.甚至就连血色的月亮所散发的月光给自己的感觉都那么的温和.
  
  二十年的时间并不长,在地狱几乎转瞬即逝,上次彼岸花开时那个女子再次经过忘川河.还是一如既往的白衣出尘,身边环绕着一股忧伤的气息,眼中充满了绝望与思念.
  
  他觉得仿佛连这个世界都陷入了那种忧伤气息之中,奈何桥前她一如上次那样回头.他控制不住心中那种无法言说的疼痛,眼角有一颗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落,凝而不散.
  
  是前生的缘,还是来生的份,注定了今生的劫.我们才会如此轻易的就擦肩而过……
  
  二十年.他害怕却又期待这个数字.不再游玩与地狱的各个地方,每日守护在忘川河前,只为二十年后那一次相遇.
  
  每次她都会在这里经过,如此风华,却在人世间那么轻易夭折.
  
  大致在离第五次彼岸花开不远的时候.地藏王无意间经过忘川河,捡到了一滴布满哀伤泪水.他将眼泪带到三生石前,没有看到来生今世.泪水却没入三生石中,从此他便有了思念.地藏王不解,阎王得知后苦笑不语.
  
  ③
  
  奈何桥上孟婆说:人都有七情,来生和今世.殊不知很多拥有这些的人,有的在执念不忘奈何桥下苦等千年,有的安静的喝一碗忘情水,转身再世为人.而有的人不同,就像每朵彼岸花中所禁锢的魂魄一样,生生世世与相爱的人不得相见.
  
  他听后,久久不语.彼岸花再次盛开出妖艳的花蕾.五千年的时间就这样轻轻的流过,不留一丝痕迹.他没能修成正果,却拥有了一次转生为人的机会.仅有一次,没有来生.
  
  相传在很遥远时候,胭脂平原还处在死海之中漂泊,有位仙人路过,不忍看生活在这里人们过着风餐露宿衣不裹体的生活,便用手中的镇铭石接通海域,将这座岛屿定在死海中央,此后便有了今天的胭脂平原.
  
  胭脂平原是一片地域极为辽阔的岛屿,处在死海中央.他转生在这里,出生在皇室,名为洛残,胭脂帝国二皇子.这里没有地狱的月亮,没有漫天飞舞的魂魄,一个充满笑容的国度.
  
  十九年间,人世间的生活并没有融化那颗早已随时间冰封的心,很多时候他都在对着夕阳发呆深思.
  
  他,在等.等待人世间的一次相遇.
  
  ④
  
  她,名为胭脂,精通音律,胭脂帝都花伤楼名妓,自幼体弱多病,寻遍天下名医,皆不得其所.
  
  他在一个午夜,偶然间随琴音到胭脂楼.她身穿白衣在台上抚琴,一曲亡音,肝肠寸断催人泪下.从此他便成了胭脂楼的常客.不在乎世俗间的流言蜚语,不理会朝野间的指指点点.
  
  雪舞三年.皇帝辞世,大皇子继位.他宿与大皇子不和.一朝天子,一朝臣.亘古不变的道理.他深知大皇子不会放过自己,即使是亲如兄弟又能如何,古书上那一个帝皇不是践踏着自己兄弟姐妹以及无数骷髅走过来的.
  
  他花重金替她赎身,想要过平凡的生活.大皇子也欣然同意,只要他离开愿意在帝都给他一块府邸,并下诏点下鸳鸯谱将胭脂赐婚与他.
  
  婚礼当晚,她脱去始终如一的白色,换上了鲜艳的嫁衣.胭脂楼来了许多姐妹为她送行.她一直在笑,十多年间的笑容都没有今晚多.只是众人都没有发觉那笑容的背后蕴含了多少凄凉与绝望.
  
  拜天地的时候他笑了,人世间十九年,地狱五千年从未如此笑过.
  
  当辞别所有宾客,他来到洞房却发现房中空无一人,没有人知道她的去处.
  
  后院空气中传来若有若无的琴音,他随琴声来到后山紫竹林.她在崖前哭泣,泪水落在琴弦上透过月色的折射.此刻,在他眼中是如此的刺眼.
  
  一曲完,她转身跳入悬崖.
  
  他蹲在她弹琴的地方哭泣.最终挥剑自刎.时年二十.
  
  ⑤
  
  他回到了忘川河前,做回了鬼差.不久后,她与鬼差经过忘川河.奈何桥前她回头眼中一如当初那样充满了绝望与思念.他躲在彼岸花从中静静的心碎.
  
  三生石前,他回忆这一世为人.一季花开,一千年.二十年一次擦肩而过,忘川河前五百次相遇.原来我们之间只有五百次的缘,而没有那五百次的份,他苦笑.
  
  原来,我们都是星盘上的棋子,一切早已成定局.有一滴眼泪流出,没入三生石中.他对着三生石诉说:我想沉睡一次,忘记一切永世留在地狱,做忘川河前的一只鬼差.
  
  ⑥
  
  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醒来时却想不起梦中的一切,甚至忘记了一切.三生石前照不出来生今世,生死簿上没有名册.即使是阎王面对他时也只有苦笑.自有记忆的那一刻起,他便是忘川河前的一名鬼差,终日都在与漫天飞舞的魂魄游走在忘川河前,聆听彼岸花的故事……
  
  原创QQ:1318905218交流群:261058591
  
  辛卯年十二月二十日夜洛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