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散文随笔】被诅咒的玫瑰

发布时间:2012-10-09 类别:散文随笔
  天红娇艳披亮衣,荆棘丛生不轻从。她的名字叫玫瑰,天生就带着满怀的情素而生。渐渐的长大,就只为了那娇艳的一刻。

  月老素爱贪杯,居然在一次醉意中遗落了情丝。此情丝却无意落入花中,从此没有感情的花也变的多情。一花圃的花匠天天细心浇灌呵护着这朵玫瑰。不知何时,这名花匠让她感受了一种叫作爱的东西。

  天天的期盼,就只为了能感受这名花匠给自己的爱。有雨的日子里,她也似乎悄悄在哭泣着。看着其他伙伴都渐渐枯萎老去,心也开始担惊害怕,唯一能让她活下去的理由就是那花匠。奈何天若有情天亦老,死神却非怜花人。

  月老叹息摇头叹“天规啊天规,你是无情不知有情深啊。”
  却不知天凡之别,天界之物都天生带着一种极咒,爱情来临时诅咒随之而应。
  前世的玫瑰被未了的情牵伴而重生为人,寻寻觅觅几度痴,前世的花匠已沦为街边摆摊一书生。

  初次见时已觉似曾相识,一眼望去目光难以自拔。一把纸伞遮挡着猛烈的阳光,娇容伞中藏,只得远远望去其身影。

  梦牵魂绕,心心念念着那似幻似真的身影。相思以对无尽期,隔空相对不相望。彼此牵挂的心再次相遇,双目交集,无言胜万语。

  心暗交接,两心相吸。岂非一个情字能梦圆,势力之父拒阻。花开花谢,只听轻讼落花吟。夹带丝谴只为换得一世缠绵意,苦奔他乡惬意日。

  不知岁月流逝过,年华已过两三载。惊雷警示天谴怨,心痛如绞日复是。眉间愁容不展半,得愿所偿何所憾。

  三月期限是上天最大的宽容了,她的样子日渐的衰老,不愿让其看到,忍心弃他而去,安度余下所剩不多的时日。

  徐风吹来相思送,默语无言暗里伴。临别前刻泪紧拥,物语吻惜往日情。

  三世情缘一世哀,玫瑰永生永世的只能是玫瑰花,前世爱她的花匠如今却要捧着她送给另一个女子,只在他的手中静静享有那片刻的关怀。